2019中国(郑州)医养结合高峰论坛:医养结合咋发展?专家建言献策
发布人:郑州老博会|EldExpo老博会 发布日期:2020-02-19 阅读量:1715

2019第二届中国郑州医养结合发展高峰论坛 (2).png


大河健康报报道记者高会芳通讯员王凯文图

原文标题:医养结合咋发展 专家建言献策

 

10月12日上午,在2019第二届中国(郑州)医养结合高峰论坛上,业内医疗、康复、护理、养老、生命关怀领域资深专家会聚于此,围绕“医养结合”话题,坚持问题导向,进行深入探讨。

医疗服务和养老服务如何结合?医养结合所涉及的各个环节如何衔接?医养结合的范围、层次、深度如何确定?学者专家畅所欲言,积极建言献策。

 

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副院长王少亭:发展医养结合要充分调动各种优势资源

在医养结合方面,我觉得要充分调动各种资源,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五附院)探索出了一些宝贵经验。

丰富的三甲医院资源是基础

郑大五附院是一所百年老院,院内设有完备的科室,包括临床科室病区、医技门诊科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其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已经增加至12个,直属于郑大五附院,在开展医养结合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1个医院本部和1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向周围N个地区进行辐射,比如大型社区、学校、家属院、卫生院、乡村卫生街道,这也就是郑大五附院的“1+12+N”互联网医养结合服务模式。此外,郑大五附院医护人员的专业水平有保障。这些三甲医院资源为医养结合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强大的康复医学专业资源是利器

河南省残疾人总数约为676.3万,康复医疗服务需求巨大。

郑大五附院的康复医学科是优势学科,也是河南省康复医学重点学科。2015~2018年,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发布年度最佳医院排行榜中,郑大五附院康复医学连续4年荣获华中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第五位,居河南首位。

康复医学部下设八个亚学科,规模、设备、技术、人员素质都位居我省及国内综合医院前列。于2018年,依托郑大五附院第五临床学院设立康复医学系;康复医学系与学院管理机构一起运行。

2016年国家教育部批准康复专业正式招生,康复医学科成为热门学科。郑大五附院同时承担全国全科医学和康复医学医生的规培工作。

强大的康复医学专业资源是郑大五附院开展医养结合工作的利器。

互联网资源是抓手

医养结合需要医院与医院之间、医院与社区之间等各个方面展开合作。2015年11月,郑大五附院与郑州大学互联网医疗与健康服务河南省协同创新中心联合创建了“互联网医院”。通过互联网医院,首先,提高了医院与医院协作效率,包括品牌授权、双向合作、科研数据授信、转诊等。其次,辐射带动基层老年康复发展。自2016年以来,通过互联网医院,郑大五附院相继在西平、泌阳、清丰等39个县(区)198个基层医院接诊,在23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查房、教学、疑难病例会诊、手术、义诊、健康咨询及远程会诊、心电互联互通等,在74家医疗机构部署了远程动态心电设备。最后,精准服务患者,包括在线问诊、慢病管理等。

通过互联网资源这个抓手,把强大的康复专业资源进行辐射,逐步扩大医养结合工作的规模,提高了医养结合工作的效率。


 2019第二届中国郑州医养结合发展高峰论坛.png


爱馨养老集团董事长豆玉霞:养老机构要走标准化的路子

经过二十年的探索,爱馨养老集团发展得越来越稳健。

养老机构如何走得更远?我们的经验是:标准化+教育+信息化。首先,在标准化方面,从服务模式、保障体系、选人标准到用人机制等,都参照学习国际标准化管理。其次,在教育培训方面,制订养老护理相关人才培养方案,同时建立全国老年公共服务平台,通过多种形式举办或参与老年教育,探索养教结合。最后,在信息化方面,通过开发和推广相关智能终端,为机构规模扩大、标准化复制提供保障。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健康老龄化要有中国方案

什么是健康老龄化?世界卫生组织(2015)给出的定义是:发展和维护老年健康生活所需的功能发挥的过程。它强调生命质量,突出老年人的尊严和自由,对寿命质量的投入促进人力资本的可持续发展,重视健康不平等与个体健康的差异。

关于健康老龄化中国方案的制订,我的建议是:一是优化政策设计理念,突出中国方案设计内涵,着重从全生命周期视角和立足全人群的理念出发。二是创建年龄友好的社会环境。三是构建长期照护政策体系,将公益事业与市场化运作有机结合,探索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等配套性制度。四是建立整合型老年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提供综合性的有效健康服务。五是推动老年健康服务均等化,对于流动人口、失独老人、高龄老人等特殊群体,要进一步关注他们的健康需求。

 

河南省中医院老年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孟毅:要充分发挥中医在老年综合评估方面的优势

我从中医视角谈谈老年人的健康问题。

我国老年医疗现状不容乐观,一是医疗模式仍然以专病诊治为主,共病老人多个专科就诊,各专科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二是过度医疗、重复检查和多重用药,治疗不连续。三是医疗资源消耗增加,增加老年患者发生不良事件、失能和死亡的风险。四是对老年综合评估(现代老年医学的核心技术之一,是筛查老年综合征的有效手段)的认识普遍不足。五是缺乏老年医学专业人员。

高龄带来的问题有老化、慢病、共病、老年综合征、失能,临床表现不典型,医疗决策复杂、困难。中医老年综合评估主要看三点:气血脏腑、经络体质和情志运气,抓住这三点,有助于对患者快速做出科学的医疗决策。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教授杜鹏:大城市养老要推动不同城市之间养老服务互通

2019年5月,全国大城市养老服务工作会议暨全国养老服务推进会议在江苏南京召开,会议提出要大力解决大城市养老难题。

我认为,大城市养老服务发展要突出重点,一是重点聚焦失能失智老年人群体,二是重点打造老年友好城市和老年宜居社区,三是重点规划大城市养老服务布局。要大力推动城市之间养老服务互通,以及基础设施建设和利用方面的共建、共享。区域性的大养老、大协作也能为实现全国性养老服务一体化提供先行先试经验。

 

河南省职工医院党委书记于茵茵:发展医养结合,要打破壁垒、强化监管

目前,医养结合工作虽然在稳步推进,但也存在诸多问题,具体来说:一是多头管理、效能低。二是机构开展医养结合的动力不足。三是地方政府推动力不足。四是收费标准和支付依然是瓶颈。五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重公卫、轻医疗。六是人才问题,如无陪护病房始终不敢用护工,因为技能、医德医风无从管理。

我建议通过“打破、整合、补缺、监管”等手段,来解决医养结合中的问题。打破医养结合壁垒,主要靠政策的具体化、精准化;整合社会资源;进一步补充人才、加强费用的可及性、解决需求认知等难题,保险也是迫切需求,郑州将纳入试点;监管要防止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一乱就取缔的局面出现。